专硕神州

专硕神州

网聚专硕的力量
切换项目
登录后,专硕神州更懂你,内容更有趣
发布头条
分享独家资讯
发布问答
有问题就有答案

北大汇丰MBA优秀校友 | 赵山岑:求真——以科学家精神引领企业发展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

2021-10-05 20:51:24

+关注
近期,北大汇丰MBA《汇视界》栏目对其进行优秀校友专访。

赵山岑,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2017级MBA校友,深圳华大生命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深圳华大基因农业控股有限公司董事、总裁。2017年考入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攻读MBA学位。

近期,北大汇丰MBA《汇视界》栏目对其进行优秀校友专访。以下为嘉宾分享实录(节选,有删改)。

大家好,我是赵山岑,我本科也是在北大读书。毕业之后加入华大基因。后来发现自己的母校北大在深圳有一个商学院,所以就去商学院学习了两年。这两年的收获还是比较多,也非常高兴能认识很多商圈的朋友、同学,其中有一些我们也发展了很好的个人关系。所以我想这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事。这么多年同时处理科研、工作和学位,我觉得还是有很多这方面的东西跟大家分享。自己也是一个以科学家精神为本色的人,所以愿意跟大家去做各种各样的沟通。

不讲职业方面的话,以我自己本身的需求来讲,第一是真的想去休息一下。第二,不管是从知识角度,还是从学者角度,或者客观第三方的角度,我也很想去看一看科学家群体以外的商业世界是怎么运转的。

问:为什么选择北大汇丰MBA?

答:

北大汇丰是北大的一部分,所以它依托于北大的历史、人文情怀,北大的精神传承,以及北大在整个学界的影响和资源(发展)。还有一点,北大汇丰确实积累了很多商学界优秀的人才,从各个视角提供了对日常处理对象多维度、多方面的认知。我们的这种认知从多层面,让我们不再低估任何一个事情、对象的复杂性。通过各个角度去透视这个对象。从各个角度获得这种认知:学知识并不是那么重要,更重要的是体验各个学科的智慧。北大的因素,商学的因素,大家自我创造环境提升自我的因素。我想这三个层面来讲,北大汇丰还是非常值得考虑的。

问:在北大汇丰最大的改变是什么?

答:

我认为最大的改变就是让我从思维上变得开阔,让我觉得这个世界还有更多更丰富的一面。每个人在丰富多彩的世界里都能找到自己的定位,自己的生存方式,以及自己理解世界,对世界做出贡献的方式和角度。我想这些都是非常值得欣赏的。

我毕业前,就处理了一个很重大的商业案例。我管的农业应用研究院和华大农业集团,正好完成了一次并购重组,处理涉及商业资本并购重组的一些重要问题。这些我都在商学院受到过很完美的训练,同时在处理这个案例的过程中,北大汇丰的老师和同学扮演了很好的智囊团作用,他们给了我很好的主意。

问:读书期间哪位老师对你影响最深刻?

答:

樊纲老师讲的发展经济学,让我深入地去理解中国发展的一些情况,以及发展优势。海闻老师也是,(让我觉得)经济学对我们非常重要。我在商学院学到很重要的一种思维方式,就是经济学带给我们的思维方式。童娜琼老师们给我们讲了财务会计方面的一些技巧,在我处理(企业)事务时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当然还有一些老师,也保持着很好的个人友谊。像孔繁敏老师,我有一些事情还经常去请教他,我自己的导师任颋老师,我们也保持很好的亦师亦友的关系。

问:有什么对学弟学妹的寄语?

答:

首先要多一点纯粹,不要把所有的事情都以功利的角度去考虑。其次要多一点青春的冲动,自己喜欢的东西就去看一看。同时,多思考一下北大到底能带给我们什么。再讲具体一点,就是用最小的代价,获得一个还可以接受的考试成绩就行了。因为考试不是我们单一追求的目标。认真地去体会、体验各个学科的美,才是我们应该去认真考虑的。

问:学习对您意味着什么?

答:

当时在选专业的时候,因为(高考)考试成绩还不错,他们就推荐我去报北大或者清华。我当时问哪个专业好,他们讲北大生物系好,是全国最好的了。况且21世纪又是生物的世纪,所以就是因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没有做任何调研,也没有做任何深入思考,就报了生物专业。后来机缘巧合到了华大之后,接触了很多大科学层面的一些大课题和大的技术攻关方面的工作,也取得了一些成果。负责了一些重大的科研项目的实施。我发现不只是需要专业技能的提升,在处理一个更多维度上涉及大兵团作战、大规模团队作战的时候,涉及到团队的协调、组织方面的高效运作的知识。我当时考虑需要储备一些管理方面的知识,也需要比较高超一点的组织管理经验,所以这也是我去MBA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之一。

问:怎么看待“三十而立”这个命题?

答:

而立的一点我觉得是你认可有人比你牛,然后很谦虚地,很平等地跟他们打交道,去学习他们的一些优点长处。同时当你面对不如你的人的时候,你也没有太多骄傲情绪,大家只是步调方面不同,不管是厉害的还是看起来不那么厉害的,都要有比较沉稳对等的跟他们打交道的方式。从经济角度来讲,经济上慢慢在独立起来,不会对家庭或者其他方面有那么强的依赖性。

我觉得还有一点我需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思想上的独立性。首先要听,其次是不要盲从,要有自己的综合判断。我想这是我对三十而立很重要的三个层面的理解。

问:华大发展至今,22年的时间发展成为领先世界的生命科学前沿机构,靠的是什么?

答:

从成长角度来看,华大有三方面,我想是其他大学、机构、科研院所、企业等不可替代的,就是他自己总结的“三发三带”。其中一个就是它的大平台。华大构建了一个在基因组行业比较好的大平台,在这个平台里面,人的自由度是比较高的。在这个过程中你可以调度很多资源去解决一个大问题导向,所以这是第二点,它是大目标导向的。首先确立一个大目标,然后给你一个开放的平台,这个平台汇集了很多资源要素、技术要素、科学要素,包括合作的平台,合作的这种方向和团队,然后重点解决一个大问题。

第三点它有一个开放式的合作,跟中国的科研院所以及海内外的一些重要的科研院所都保持开放式合作。正是这种大平台、大目标、大合作促使我们早期接受了一个非常好的训练。


问:华大农业的发展,目前处于什么位置?

答:

因为农业是一个很大的领域,我们也积累了很多这方面的一些成果之后,就想在相对来说细分的领域有自己的作为。我们的切入点,一是做分子育种相关的一些工作。现在中央把打种业翻身仗作为国家战略。华大在这一领域不管是数据端还是工具端、品种改良端,我们都有很好的基础。前几年以产量为主,现在大家对营养等各方面个性化需求明显增强,所以我们也做很多营养方面的工作,涉及到人的吸收和转化。同时我们现在有合成编辑手段,现在已经做精细农业,或者叫生物合成。希望通过精细改良手段、编辑合成手段,而不依赖于化工方式去生产,在作物里用生物本身生产,以提供我们生物人体本身所需要的活性物质。

华大农业现在有几个重要的领域,一是想做海外大农业,这需要土地资源高度集中,同时要农机装备高效智能化以替代我们现在人工分散的局面,提升土地产量产出效率,提高投入产出比。二是想做一个科技园型企业。一个集中土地上或者一个园区,它富集了很多科技要素,提供很多农业服务,给大家输送高质量或者高品质产品。另外,高附加值的科技园型农业,经过两三年的发展,基本上布局已经完成,进入一个发展期,未来可能会有比较快速的发展。三是目前大家比较关心的,一个是肿瘤,肿瘤未来也是社会要解决的顽固的、重要技术攻关方向。另外一些复杂疾病,如重要的代谢疾病,像糖尿病等免疫综合缺陷类的复杂疾病,包括三高,各种高血糖、高血脂的这种非协调的代谢紊乱类的疾病。第三个重要的方向是神经退行性类的疾病,比如帕金森、老年痴呆,这是老龄化社会很大的负担。另外,因为新冠肺炎疫情带来了的打击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让大家对传、感染病有了很大的重视,我们也在做这一方面的工作。

问:如何看待自己科学家、企业家的身份?

答:

我想企业家还谈不上,本质上还是一个科学家。因为后来涉及到公司并购重组和组织管理方面,确实花了很多心思和精力去学习管理学的知识,但本质上自己受到的训练还是科研训练,是从科学家的视角反过来向产业管理转变,带着科学家的有色眼镜,而不是企业家。同时我想自己打造自己品牌形象,也是基于自己对科学和技术的理解,适当外延性地介入到产业发展和产业管理方面,变成一个技术性管理人才可能比较适合我。

科学家我觉得最应该坚持的就是要求真,我们客观提供一些数据基础,用数据阐述现象,提供坚实的数据基础,然后分析基础,实事求是地去呈现一个现象背后的它的真实科学状态或数据状态,这是我认为科学精神很重要的一点。

推荐阅读

猜你喜欢

© 2001-2021 专硕神州 粤ICP备19104725号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粤)字第04902号